开新局、谋变局——重读《实践论》《矛盾论》的启发

币游国际开户

2021-05-20

《矛盾论》不仅告诉我们要重视矛盾,更告诉我们要重视研究矛盾的变化,从而谋变局、求胜利关于“变”这个问题,《实践论》已经通过论述“知”与“行”的关系明确指出,变化是第一位的,因而“行”也就是实践是第一位的。

《矛盾论》则进一步从认识方法、实践方法的维度揭示了为什么和怎样做的问题。 矛盾是辩证法的基石,从黑格尔、马克思到毛泽东,都将矛盾学说作为自身哲学建树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细细读来,毛泽东提及的矛盾和西方哲学史中所指的矛盾并不完全是一回事,毛泽东提及的矛盾是基于当时中国社会现实情况,对黑格尔和马克思的创造性发展。

只有清楚认识到这一点,打破传统辩证法对我们头脑认知的桎梏,才能真正领悟《矛盾论》的伟大。 主要矛盾、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次要方面,矛盾的特殊性、一般性——毛泽东矛盾学说的基本概念大家耳熟能详。

因此,不少人便理所当然认为自己掌握了矛盾学说的精髓,反而忽视了《矛盾论》深藏的动人之处。

如果说这次重读《实践论》,我读出了“新”,那重读《矛盾论》,我读出的就是“变”,而推动“变”也要注重矛盾的次要方面。

在《矛盾论》中,矛盾是不平衡、不对等的,事物的性质“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规定的”。 同时矛盾又是发展变化的,“矛盾的主要和非主要的方面相互转化着,事物的性质也就随着起变化”。 因此,通常我们得出的结论便是要重视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 但是,当我们站在“变”的角度看问题,其实居于变化主动地位的往往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而是矛盾的次要方面。 换句话说,就矛盾性质而言,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守”方,矛盾的次要方面是“攻”方。 进一步讲,如果我们希望保持某一事物的性质,那便要警惕矛盾次要方面的变动,将这种变动程度始终掌握在可控范围内,不至于冲击矛盾的主要方面;相反,如果我们希望改变某一事物的性质,那便要积极推动、促进矛盾次要方面的发展变化,用我们希望的矛盾次要方面取代矛盾的主要方面,从而使得事物的性质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改变。 大是小变来的,强是弱变来的。 小可博大、弱可胜强,无论是中国革命战争史还是中国共产党发展历史,都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相反,如果眼光只盯着当下矛盾的主要方面,忽视或者无视变动中的矛盾次要方面,那么盛会变衰、强会走弱。

空谈矛盾其实毫无意义,仅仅知晓概念和大道理也毫无意义。

实践面对的是“前所未料的情况”,而研究矛盾便是研究变化、探求变局之源。

只有重视变局、正视变化,真理才不会沦为教条,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之路也才能越走越宽阔、越走越通达。 写到这里,马上跳入我脑海的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曾以“在小小的桌子上唱出了精彩的大戏”形象地描述了澳门在丰富“一国两制”实践中的作用。

为了解决澳门经济结构单一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亲自部署建设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以横琴岛为载体率先在改革开放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大胆创新,推进规则衔接、机制对接,打造丰富“一国两制”实践的新示范。

横琴岛小小106平方公里,探索的是丰富“一国两制”新实践的大文章,探索的是大湾区市场一体化、高度融合发展的新模式,探索的是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这正印证了《矛盾论》中阐释的“以小见大、小突破带动大变局”的朴素道理。 (作者为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责编:万鹏、闫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