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花人远 “相遇”京华

币游国际开户

2021-06-03

翠鸟大虾(中国画)齐白石在中国近现代绘画史上,齐白石、黄宾虹是两座并峙的高峰,画史曾有“北齐南黄”之说。

两位画坛巨匠生前虽然偶有交集,但却身处一北一南,各自代表了近现代中国画发展过程中的两种不同形态。 日前,“隔花人远天涯近——齐白石·黄宾虹花鸟画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行。 展览由北京画院联合浙江省博物馆、浙江美术馆共同推出,分为“接木移花手段”“含刚健于婀娜”“不似之似为上”三大板块,共汇集齐白石、黄宾虹的花鸟作品、写生、画稿等共计169件套,全面展现齐白石、黄宾虹花鸟画艺术的发展历程与卓越成就,并在此基础上,梳理呈现两位艺术巨匠在写生方式、创作题材及艺术理念层面的异同。

齐白石、黄宾虹毕生致力于探索中国画的发展与转型,二人生前分别被授予“人民艺术家”和“中国人民优秀画家”的称号。

齐白石山水、人物、花鸟、水族、草虫兼善,其中尤以写意花鸟被世人所知。 黄宾虹虽然以山水闻名于世,但是其花鸟画同样有着极高的成就,画家潘天寿曾评价“人们只知道黄宾虹的山水绝妙,花鸟更妙,妙在自由自在”。

可以说,两位艺术巨匠的花鸟画尽管风格迥异,却代表了中国画发展的多样性和多元化,他们不同的人生经历、创作经验和艺术理念为20世纪中国画发展提供了有益的滋养,亦会引发当下花鸟画创作发展的多种可能性。 齐白石的花鸟画吸收吴昌硕等海派画家的长处,开创出独具个人特色的“红花墨叶”一派。 成熟时期的齐白石花鸟画,亲近自然、讴歌生命,取材上将原来文人不屑表现的花鸟鱼虫、农家蔬果植入画面,极大地拓展传统花鸟画的表现范畴;章法构图上以“接木移花手段”进行大胆尝试与改革,将浓重的墨色与艳丽的红色巧妙搭配。

不但突破了传统花鸟画的审美意趣,也更加符合广大民众的审美趣味,雅俗共赏。 黄宾虹研究、临摹古人一生不辍,更是将勾摹古人作为自己的日课。 在师古人的基础上,他还提倡游观、写生,强调“师造化”。

虽然在取材上并不像齐白石那样丰富,但是黄宾虹笔下的花鸟却展现出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的画风。

黄宾虹提倡勾花点叶,往往笔简意足,一挥而就,物态盎然;晚年擅长用破墨、渍墨之法,用色随性,淋漓尽致。

他更是将书法用笔融入花鸟画中,使得其花鸟画富有节奏的点画韵律,看似用笔松散,轻松自在,实则内在法度严谨。

作为传统笔墨的集大成者,黄宾虹将自己的“五笔七墨”生动地运用于其花鸟画中,含刚健于婀娜。

齐白石常说“作画在似与不似之间为妙,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 黄宾虹作画也提倡“作画当以不似之似为真似”。 这并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两位艺术大师在长期的实践与探索中,悟出的画之真诀和中国美学精髓。 齐白石、黄宾虹两位画坛巨匠在题材选取、笔墨语言、设色特征、章法构图上存在着诸多不同,在花鸟画领域开创出截然不同的风格和面貌,但是却对传统的笔墨趣味和审美追求保持着惊人的一致。 这背后凝聚着两位大师对古人、对造化孜孜不倦的追求与探索,凝聚着他们对自然和生活体察入微的观察与体悟。 此次展览还重点呈现了齐白石、黄宾虹的花鸟写生画稿,这些极为“形似”的底图,也揭示了两位艺术巨匠成功背后的勤勉之路。 《人民日报海外版》(2021年05月13日第12版)(责编:郑浦丽、刘颖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