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节将近,听听他们的心愿:这些愿望有点酸有点甜还很暖儿童节愿望-教育首页列表

币游国际开户

2021-06-05

[摘要]夏日气息渐浓,孩子们一年中最盼望的六一儿童节,也就近了。

  夏日气息渐浓,孩子们一年中最盼望的六一儿童节,也就近了。

  这两天,小时小店群里的话题,也慢慢聚集在了孩子身上——毕竟,多少小店店主在杭州那么努力打拼,就是为了给孩子争取一个更好的未来。

  记者又见到了在湘湖家园开小菜店的安徽人于飞扬。   这个90后开的小店,当初最吸引记者的地方,就是布置简陋的小店,墙面上贴满了一幅幅色彩鲜艳的儿童画,童趣十足。

店里,大人在忙碌,两个孩子相互陪伴玩耍。

  妹妹说,这个六一,她最想要一条裙子——她要穿着它,参加学校舞蹈表演;  哥哥说,他的愿望,是给父母画一幅画,画一盆花。

  而又给自己加了一份兼职的爸爸,最大的心愿,是为了两个孩子,再多赚一点钱。   这个六一,开火锅店的肖丹估计要带着儿子在病房里度过了。

  她给即将中考的女儿买了只水杯,12岁的儿子跟妈妈说:“妈妈不要浪费钱,我不需要礼物。 ”  这个懂事的孩子,是罕见的克罗恩病患者。

每年数十万元的医疗费,已经让这个家庭不堪重负。

  在报纸报道之后,肖丹认识了一个病友妈妈。

在她推荐下,七月,肖妈妈打算带着儿子去北京求医,再去游览一下故宫长城,补过六一节。

  小菜店一家人,六一节各有一个小心愿店里有很多儿子的画作  杭州湘湖家园小区内,有家小菜店的玻璃门上粘贴着横七竖八的儿童画,在整齐划一的店面中,这家显得有些不同。 这是90后安徽人于飞扬的菜店。 他有些骄傲又有些腼腆地说,那些画都是他儿子画的。   钱报记者曾经在于飞扬不大的小菜店里体验过一天的店长,亲历了这个年轻父亲在杭州谋生的不容易。

  菜店后面的小隔间  因儿子的画作和奖牌熠熠生辉  于飞扬和妻子有一儿一女,儿子8岁,女儿6岁。

  家里经济压力不小。 但于飞扬和所有的年轻父母一样,想让孩子能站在自己的肩膀上看世界,他想通过打拼让两个孩子能有一个更好的人生。

他给儿子报了画画和英语课外班,给女儿报了舞蹈班。 事实上,两个孩子一年的课外费用,差不多够付一年房租了。

  孩子们由于飞扬负责接送,晚上回家,两个孩子的晚饭,就在白天摆菜的小台板上吃。   在小店面的后方有一个小隔间里,里面有一张小桌子。 这里是两个小孩子的学习天地。   墙上挂的是儿子画画比赛的奖牌,让整个墙都有种熠熠生辉的感觉。

  于飞扬说,这个小房间是两个孩子的秘密基地,经常出现的画面是大儿子写作业,小女儿在床上跳舞。   于飞扬很忙,多数是两个孩子一起玩耍,父母看店,陪伴总少了些。   六一对他来说  是给孩子赚钱的普通日子  最近,小菜店的生意有些淡。

  于飞扬又找了一份小区团购送货员的工作,凌晨进完菜,白天空的时候他就挨家挨户送团购产品。

  记者问起即将到来的六一安排,这个问题让于飞扬有些错愕。   彼时,他正在送货路途中,他没能当即反应过来,“我知道孩子学校里有六一活动安排,我们没准备什么,当天可能也要送货。

”  对于这个小家来说,多赚点钱,是父母的头等大事。   “很多节日,也在我们的没时间当中没什么仪式感地度过了。

”于飞扬说,五一,孩子们也没出去玩,两个小家伙彼此陪伴,而大人们在看店。   六一,于飞扬也没什么概念,对于他来说,又是给两个孩子赚钱的普通的一天。

  “好吃的,平常也做的,不是六一,也给他们做他们爱吃的土豆、红烧肉等。 ”于飞扬说,两个孩子乖的,这么多年,从来没在六一儿童节特别要过礼物。

  昨天傍晚,小菜店有了孩子的笑声,上完舞蹈课的女儿馨馨和大儿子子宸追逐打闹着。

  馨馨奶声奶气,白白嫩嫩,穿着粉红色的舞蹈裙。

她兴奋地告诉记者,六一要出演舞蹈节目,“内容是希望父母放下手机,关心孩子的学习。 ”  在这档节目里,选出的是有一定舞蹈基础的孩子,馨馨被选上了。 “已经排了三四天了,六一就能给全校同学看的。 ”  儿子打算画一盆花 希望爸妈不那么辛苦  馨馨的愿望和爱美天性有关:想要很多漂亮的小裙子,“五颜六色那种”。   她并不要求父母陪自己玩,因为她知道“爸爸要送货,妈妈要看店,他们没有时间”。   馨馨说,自己有两个家,一个是放很多菜的菜店,一个是有房间、可以睡觉的家。

她更喜欢可以睡觉的家,“因为爸爸很辛苦,一天没有吃饭,一天没有喝水,下雨时候送货,鞋子都湿了,希望他可以回到有房间可以睡觉的家里休息。 ”馨馨心疼父亲,“我要抱一抱他,跟他说他辛苦啦。

”  另外,馨馨希望在六一儿童节,能吃上最爱的巧克力月饼,拥有一条小裙子。

  女儿调皮爱闹,儿子子宸显得相对沉稳一些。

  “我最喜欢语文了,六一的愿望,就是期终考试要考100分。

”  子宸说,看到别家孩子父母一起出去玩,有时心里也会羡慕,和父母说过想要一起出去玩,但父母太忙,只能偶尔全家人抽空去湘湖走一走了。

  六一节,懂事的子宸准备给父母画一幅画。 “要画一盆花,送给妈妈爸爸,他们太累了,希望他们不要那么辛苦。 ”  于飞扬最近一段时间回家都晚,但是一看到这两个孩子,觉得怎么辛苦都值得了:“都挺懂事的,我们做父母的,心里真的特别安慰了。 ”(记者章然文/摄)  为筹儿子医疗费开火锅店的肖妈妈——带儿子北京求医看看故宫长城就当补过六一肖丹的儿子乖巧地说不需要儿童节礼物 受访者提供  昨天,肖丹刚从上海回到杭州,今天,儿子要从老家去上海住院。

今年六一儿童节,他们母子恐怕要在病房度过了。   自从5岁那年儿子被诊断为罕见病——克罗恩病之后,每年仅治疗费就要十几万元,彻底改变这个二胎妈妈的人生轨迹。

  在杭州边打工边创业的肖丹,苦撑着两家火锅店,而每年4到6月通常是淡季,今年的生意尤为艰难。

  另一头,儿子维持了6年的两月一次住院治疗,却面临着治疗频率增加和费用上涨的现状。

  这个六一儿童节,肖丹给即将中考的女儿买了一只卡通水杯,希望她能加油,考上重点高中。

问起12岁的儿子需要什么礼物时,孩子却乖巧地说:“妈妈不要浪费这些钱,我不需要礼物。

”这些年,家里不堪重负的治疗费用,让肖丹的两个孩子比一般人更懂事更成熟,每到儿童节,孩子们总是说:“我们不需要礼物。 ”  儿子现在的学习成绩,在班级是中上水平。 不过因为住院时常耽误功课,儿子喜欢的数理化成绩不错,语文和英语就有点弱了。

  肖丹鼓励儿子好好学习,孩子却总是委屈地抱怨:“有时候,自己莫名其妙地非常心烦气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是静不下心来学。 ”作为母亲,肖丹听到这样的话,还是会非常焦虑:“儿子和普通人不一样,他的情绪可能和治疗用药也有一定关系。

半年一次的全身麻醉肠镜检查,儿子做了好多年了,我一直想减少到一年一次,但医院那边很谨慎,一直也没同意。 ”  他们的故事经过钱江晚报·小时新闻客户端的报道,一位在上海医院认识的病友妈妈,邀请肖丹加入一个全国克罗恩病友群。

  在群里,肖丹结识了一位带孩子在北京治疗的妈妈:“我跟这位妈妈了解到一些情况,她孩子在北京那边的治疗效果不错,还比上海这边费用上节省一些,我有想法带儿子去看看。

”  这趟北京之行初定7月,就算是给孩子们补过六一儿童节。   去北京除了寻医,肖丹还打算带儿子去游览一下故宫和长城;如果中考放榜后,女儿考上了重点高中,也要一并奖励她去北京玩。 (记者施雯)。